安葬好了蘇明遠,已經是午時了。正是太陽最毒辣的時候。

眾人一臉疲憊的,坐在有遮擋的地方聊天休息。等著自家的女人做好飯。也有人餓急了,拿出一些炒熟的豆子出來嚼著。

昨天雖然冇有打到獵物,但是找到了一個小水窪。本來還想往裡走點。看看能不能找到點吃的。可是蘇明遠出了事後,就冇有人再敢去冒這個險了。

今早下山後。眾人都很默契的,對小水窪的事閉口不談。

一直到了上午,太陽出來後,路上的其他人都休息了。除了幫忙安葬蘇明遠的人。蘇明輝又另外安排了十幾個信得過的人。讓他弟弟帶隊,悄悄的揹著工具進山,將水裝好運下山來。

當時決定逃荒的時候,所有人就定好了規矩。路上糧食各管各的,可以自行交換。但是所有找到的水,都要倒進牛車上的幾口大缸裡。由村長統一進行分配。

這次運氣不錯,裝了滿滿兩缸後,水窪裡隻剩下稀泥了。

蘇沐卿來到裝著她們行李的牛車處。看到蘇明勇還在那兒幫她們守著。連忙向他致謝。“勇叔,謝謝你了。”

蘇明勇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又不是什麼大事。你叫我一聲勇叔。叔為你做這點子事,不值當什麼的。再說你爹是我們的兄弟。我們做這些也是應該的。”

怕提起死去的蘇明遠,會讓小姑娘傷心。於是他又加了一句。“你不用擔心彆的。你大伯已經安排好了。以後你們家的牛車,叔伯們輪著幫你趕。你坐車上帶好軒哥兒就行。”

蘇沐卿微微點了點頭。“嗯!謝謝三叔,我會照顧好弟弟的。”

蘇沐卿和蘇明勇聊完以後。就在牛車上翻找起來。趁他不注意時,將蘇明遠臨死前說的那個包裹收進了空間。

然後又從車上拿了一個瓦罐出來。準備燒點熱水,給奶包子衝點奶粉喝。

吃了這頓早午飯。就要等到下午動身之前才能吃東西了。聽村長大伯的意思。今天晚上就要開始繼續趕路了。

走出了鹿嶺山,就等於徹底走出了洛寧府。下一站是泗陽府。據說泗陽府這次受災也挺嚴重。隻比洛寧府要稍微好一點點。

蘇沐卿想把小奶包喂得飽飽的。順便多準備一點放到空間裡。免得趕路的途中,小奶包餓了來不及準備。

可是調好的牛奶,用什麼東西裝是個問題。用碗裝也不行,牛車本就不穩,要是喂的時候灑了,被後麵的人看到,還是件麻煩事。

看來還是要找個機會去空間,再進行一次交易。看能不能換到奶瓶!

說做就做。趁著王氏幫忙照看小奶包的間隙。蘇沐卿說自己肚子不舒服。然後跑到了破廟不遠處的乾草堆後麵。確定周圍冇人後。閃身進了空間。

“217,開啟位麵交易”

“正在連接,請稍後…”

“…你好?”連接成功後,蘇沐卿主動跟對方打了招呼。

等了幾秒鐘後,螢幕裡傳來了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你好!”

對方帶著口罩。隻露出了一雙很好看的眼睛。可是看他的裝扮,好像是個醫生?

蘇沐卿:“我需要一個奶瓶。你那裡有嗎?”

“冇有。最近賣奶瓶的地方,等我走過去了,交易時間也結束了。”

蘇沐卿一個頭兩個大。“那怎麼辦啊?今天就剩一次匹配機會了。萬一匹配不到現代…”

“你是要喂小孩子吃的嗎?我這裡有新的注射器。應該可以暫代一下。”

蘇沐卿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然後向對方點了個讚。“對噢!我怎麼冇想到呢!謝謝你的提醒啊!那你想要點什麼?我看看我這裡有冇有。”

“沒關係,你隨便放點什麼就行了。注射器在醫院也不值什麼錢。”說完就起身離開了。應該是去拿注射器了。

蘇沐卿想了想,拿了一罐驅蚊膏。這玩意兒老少皆宜。而且一罐驅蚊膏的價值,應該是高出一根注射器的。

等蘇沐卿將驅蚊膏放進量子盒後,對方也回來了。他直接將手上抓著的,一大把注射器,全都放進了量子盒。

蘇沐卿連忙擺手。“要不了這麼多。我纔給了你一個東西。”

“冇事,小的一塊錢一個,大的兩塊。一共才花了十幾塊錢。”

“那好吧。謝謝你了。”見對方確實不在意。她也就欣然接受了。算起來她的驅蚊膏更貴。隻是相較於對方來說,不是他此刻的必需品罷了。

交易完成後。雙方都不知道該聊點什麼。簡單打個招呼後。就斷開了連接。

蘇沐卿將瓦罐裡裝滿了純淨水。然後出了空間。又重新拿了一個空的瓦罐,去蘇明輝處排隊領水。她家人口少,她隻領取了小半罐。

正好今天過來的有點晚,等她去到做飯的地方,其他人都基本做好了。本來就是隨便煮點東西。囫圇下肚能填飽肚子就行。

看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蘇沐卿快速的,將手上的罐子和空間裡的調換了。然後開始燒起水來。

蘇沐卿怕中途被人進來看到,她有一罐子水。隻把水燒到了溫熱,就將罐子放進空間裡。她想本身就是純淨水,不燒開應該也冇事兒。又按照奶粉罐上的比例。將牛奶調好後放在了一邊。

把領到的小半罐水,倒進了漱口杯裡。再重新倒了純淨水,等水燒開後,放了一小把米進去熬粥。

等米放進罐子裡了,纔想起來還冇洗。不過現在也冇有多餘水去洗米了。罷了罷了,不乾不淨,吃了冇病!

將粥熬的軟糯粘稠後。蘇沐卿盛了小半碗晾涼,留著一會兒餵奶包子。剩下的就是她的午餐了。

一想到她的空間裡,明明有那麼大的兩塊肉,眼淚就不爭氣的從嘴角流了出來!

看來要想個辦法,拿點肉出來,過過明路才行。這具身體已經記不得有多久冇吃肉了。光是想到肉字,就止不住的咽口水了。

哪怕剁點肉末熬粥。隻要能沾點肉腥味就行。不然那肉一直放在腦海裡,隻能看不能吃。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折磨!

等蘇沐卿端著粥進破廟時。其他老人小孩基本都在吃著飯。蘇沐卿直接端著粥走了進去。然後從王氏手裡接過了小奶包。“大伯孃,你也快去吃飯吧。我來喂軒哥兒點粥。”

王氏也確實餓了。點了點頭,就把孩子放在了地上鋪著的乾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