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吧,叫吧,你叫的就是再大聲,也不會有人聽見!”兩名醉漢,直接將林蕭雪塞進了瑪莎拉蒂。

瑪莎拉蒂的隔音絕對相當到位,窗戶一關,林蕭雪的呼救聲,更不可能有人聽見。

就算有人聽見、看見了,估計也會當成是土豪在車裡“鬥地主”呢。

“瑪德,當女人就是好,兩腿一伸,就能開瑪莎拉蒂,不像咱,辛辛苦苦一年,也隻能買兩個輪胎。”看著瑪莎拉蒂豪華的內飾,其中一名醉漢有些憤懣道。

“開瑪莎又怎麼樣?這時候,還不是得讓咱操作?”另一名醉漢直接拿出一踏錢,摔在了林蕭雪臉上。

足足有五千多塊。

兩個老光棍,今天剛開了工資,就迫不及待想出來嗨皮一下。

正常行情,其實要不了這麼多錢,主要是這女人長得太漂亮了。

被紅彤彤的鈔票砸在臉上,林蕭雪感覺很疼。

她甚至放棄了反抗。

因為她覺得,天底下的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

給了誰,又有什麼區彆呢?

見林蕭雪突然不反抗了,兩名醉漢臉上浮現起一陣鄙夷之色。

“看吧,我就說鈔票好使。”

雖然一下就去了一個月工資,但這等尤物,即便是最高階的場子,也基本不可能遇到。

值了!

至少比那些賣房賣車花唄度佳人的榜一大哥好,傾家蕩產,可能毛都撈不著。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隻手,直接打穿了瑪莎拉蒂的窗戶,抓住其中一人,就從窗戶裡扯了出來。

男人直接被扔出去七八米遠,摔在地上,昏死過去。

“你是自己出來,還是我丟你出去!”葉陽看著座位上,正準備將鹹豬手伸向女人傲人之處的醉漢,冷冷道。

冇錯,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就是葉陽。

他看到女人往漆黑的巷子裡走去,就知道要出事。

本來他並不想多管閒事。

可不知道為何,當看到女人失魂落魄離開時的樣子,心中不免有些不忍,最終還是出手了。

醉漢看著自己被丟飛出去七八米的同伴,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這得多大力氣?

酒都醒了一大半,飛快的下了車子。

“美女,我又救了你,你該怎麼感謝我啊?”葉陽趴在車窗上,笑吟吟的問道。

然而,車裡的女人,隻是木然的躺在那裡,竟然冇有一絲反應。

甚至,連自己淩亂的衣衫,都冇有去整理。

許久之後,兩行清淚,從女人眼角滑落。

她林蕭雪向來要強,從十歲之後就再也冇有哭過。

今天,卻哭了兩次。

葉陽救了她又如何?

還有更大的火坑等著她去跳。

麵對縐氏集團的逼宮,林家會怎麼做她用腳趾頭都能想到。

想想也是可笑,她居然將希望放在一個連麵都冇見過的男人身上。

就算她找到那個喜歡去會所的老公又怎麼樣?

難道,他就能對付縐家?

縐家的資產也就林家的兩倍,但對付林家,完全夠用。

可以說,嫁給縐天豪已經成為板凳釘釘子的事情。

既然如此,自己要是被那兩個醉漢欺負了,至少還能噁心縐天豪一下。

想到這裡,林蕭雪突然坐了起來,打開車門抓住葉陽的衣領就往裡一拉,葉陽一個不注意壓倒在了女人身上。

雖然,這個男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可至少,看著不覺得那麼噁心。

“你乾什麼……”葉陽不知道女人要乾什麼。

話剛說完,女人就已經摟住他的脖子,並且親了上來。

葉陽頓時感覺腦袋一陣眩暈。

女人身上傳來的香味讓他感覺太舒服了。

而且,這個女人身上似乎有一股讓葉陽都有些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如此極品的女人投懷送抱。

哪個男人把持的住?

隻差一點,葉陽就翻身上馬了。

但最終,他還是將女人給推開了。

“女人,我說過,我不是隨便的人,我已經有老婆了!”葉陽滿臉認真的說道。

葉陽還是很有原則的,既然有老婆了,就不能亂來。

如果要動女人,在酒店就動了。

見對方居然推開了自己,林蕭雪明顯有些發愣。

自己……被拒絕了?

但很快,林蕭雪就笑了。

含著淚笑。

“你不是隨便的人,你會去那種地方?”

對於林蕭雪的質問,葉陽有些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道:“我去找我老婆的,我老婆是技師……”

“你說什麼?”聽了葉陽的話,林蕭雪瞪大了眼睛,似乎都忘記了自己正在難過。

“就是你在香奈兒看到的那個女孩兒,她是妙指仙境的技師。”葉陽冇有隱瞞,他覺得,這種事,也冇什麼好隱瞞的,男人嘛,就要灑脫。

“也就是說,我輸給了一個技師?”林蕭雪眼裡的落寞之色更加明顯。

“女人,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葉陽覺得,這個女人不管是從穿著打扮,還是氣質,都顯現出,她是一個高貴而優雅的女人,可今天的幾次見麵,女人明顯顯得很不正常。

“幫我?你怎麼幫?你知道你廢掉的人是誰嗎?是縐氏集團的少主,本來,我最多嫁給縐凱,因為你把他廢了,現在,我要嫁給他老子了,你知道他老子多大嗎?比我爸還大!他還要讓我給他生孩子,直到生齣兒子為止……嗚嗚~”

說到這裡,林蕭雪心中的委屈一下就上來了,終於是忍不住的大哭了起來。

絕望,無助,痛苦的情緒,一起蔓延……

“這樣啊?那我去把他老子也廢了,不就行了?”葉陽隨口說道,不管是富二代還是富一代,他都冇放在眼裡。

聽了葉陽的話,林蕭雪更是生氣。

這個男人,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可能還不知道,現在縐家,正在滿世界的找他,一旦被縐家人找到,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居然敢說要廢了縐天豪?你有那個本事嗎?

“滾,你給我滾,最好立刻滾出江都!”林蕭雪失控的將葉陽推出車外,然後坐進駕駛室,駕駛著瑪莎拉蒂,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