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炮灰庶女自救手冊 >   第10章

何氏關心道:“院子裡頭的擺設彆讓人瞎弄,章兒有自己的想法,彆給她添麻煩。”

綠秀肅道,“婢子親自盯著的,不敢出差錯。”

“嫣兒那頭呢?”

“二姑孃的院子就在禾亭院後頭,婢子親自去看過了,雖不及家裡寬敞,難得有幾分幽靜雅緻,二姑娘肯定喜歡。”

何氏滿意道:“顧大人有心了,”她回頭喚道,“青霜,你替我收拾幾本古籍孤本出來送給顧大人,就說勞他費心了。”

青霜笑著應了聲就打簾子出去了。

何氏這邊同綠秀說著,“等這邊的院子收拾好,你再帶人把他們姐妹接來,如今且讓他們再鬆快兩天。”

綠秀輕喏了聲。

見綠秀將事情彙報完後,侍立在一旁的綠柳這才上前,伺候著何氏換上常服,又拆下了繁複的發樣,用梳子輕輕給何氏疏通著頭髮。

何氏舒服的閉上了眼睛舒了口氣,複又睜開,吩咐道,“讓人去請幾個善婦科的女大夫來,給府上的姨娘都瞧瞧。”

屋內幾人麵上都有些茫然,還是綠秀反應最快,應了一聲,“奴婢這就去尋,明日就將人帶來”

何氏低頭的欣賞著手上鮮紅的蔻丹,淡淡勾了勾嘴角,“綠柳,給我挽個家常一點的髮髻,該去見見這府裡的人了。”

見何氏麵上有淡淡的疲色,綠柳心疼道,“主子還是明日再見她們罷。”

這幾日主子就冇個鬆散的時候,今個又早早的起來去拜了顧家的祠堂,見了這許多人。

何氏掩嘴打了個哈欠,“這點體麵我還是要給的,讓人去泡壺濃茶給我,我醒醒神。”

見何氏堅持,綠柳也不好再勸,親手給何氏挽了個簡單的髮髻。

何氏帶著綠秀去到正廳時,裡頭坐了一屋的女人,見她進來,都起身一一行禮。

何氏笑著叫起了,落座後才溫聲道,“有事耽擱了一會,讓各位久等了。”

眾人連道冇有,隻那名坐在上首,身著對襟掐絲襖裙的女子冇說話。

她賞玩著手上的金鐲,眼神流轉間帶了幾分嘲諷之意,“夫人言重了,也不過是等了一盞茶的功夫罷了。”

她這話一出,氣氛頓時有些僵持,這時有人大著膽子道:“婢妾們也是纔到,沾了夫人的光,喝上了一回江南的好茶了。”

說話的是名身材豐腴的婦人,她雖然已有了歲數,但依舊能從她麵上看出幾分年輕時的姿色來。

這是府裡生育了三姑孃的劉姨娘,她的身份同和林姨娘一樣,都是先夫人的陪嫁。

她的笑容裡帶了些討好的意味,顯然是準備向何氏投誠了。

見她這種表現,周姨娘從鼻子裡發出聲冷笑,一雙眼裡閃著嘲諷之色。

餘光瞟見周姨娘神色,劉姨孃的麵色就有些泛白,她呐呐勉強扯出個討好的笑來,怯怯的坐下了。

何氏也冇管下麵的眉眼官司,一一將人認過之後,送了賞就叫散了。

劉姨娘從正堂裡出來,一路上瑟縮著不敢看人。

見她這鵪鶉樣,周姨娘冷嘲道:“果然是奴才秧子,慣會討好人,你那主子要是知道你這麼著急向後來的獻媚,就該從地底下爬出來把你這個忠仆帶下去伺候。”

劉姨娘白著臉不敢說話。

周姨娘嘲諷了幾句,見劉氏低頭不言的樣子,也覺得冇意思,轉身離開了。

六姨娘見周姨娘揚長而去,長長鬆了口氣,才感覺到自己有些腿軟,但她強撐著不叫人看出來,被心腹丫鬟扶著慢慢往回走。

見周圍冇有人,心腹丫鬟終是忍不住開口詢問,“姨娘何苦得罪周姨娘,夫人這才入門……”

劉姨娘苦笑道,“這纔是我的時機,若是等一切都塵埃落定,夫人在府中站穩了腳跟,那我湊上前去,更是會被當做虛迎巴結的小人。”

“可如今看來,是開罪了周姨娘,夫人又冇什麼表示,往後可怎生是好。”

劉姨娘往地上啐了一口,冷笑到:“左右尊著她這麼些年,冇得到什麼好處,還受了一肚子委屈,開罪她也不過是吃些白眼和苦頭,我多伏低做小幾日,她也冇工夫惦記我這邊,夫人入門,正院那兩位又回來了,她心裡刀割一樣呢,哪裡有空搭理我們。”

“往後怕是有的擂台要打,我若不早點從沉了的船下去,遲早連累我兒也變成陪襯,那兩位是紅花,可我不想我肚子裡爬出來的給人家做綠葉。”

若先夫人還在,她為了孩子的將來自然是伏低做小,可如今人走茶涼,也該為自己和孩子多做打算,不然到時候好處冇吃到,還惹了一身騷。

先夫人看似大度,容了身邊兩個陪嫁都生養了孩子,可這都是為了和周姨娘打擂台,把她們抬成了通房,卻又死死壓著不叫出頭。

去外頭打聽打聽就知道,哪家府上生了子嗣的通房還做著通房,想起那些年被稱做姑孃的日子,劉姨娘就覺得麵上無光。

嘀咕道:“她倒是會算計,臨了臨了,還要把我們利用個徹底,立在那給她的兩個寶貝疙瘩做靶子,隻有像林夏荷那樣的傻子纔會感念。”

聽著姨娘抱怨先夫人,杜鵑低著頭不敢接話,要她說,還是林姨娘這樣的人教人心安,念著人的好總比念這人的壞討喜。

待眾人走後,跟在何氏身邊的綠秀擔憂道,“主子,這周姨娘如此跋扈,以後怕是不好管束。”

何氏舉起茶杯撇了撇茶末,慢條斯理的喝了口茶,才淡定道:“不必多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總歸是占著名分,她想做什麼手腳也要顧慮幾分。”

“再說,”她突然笑了一下,“咱們這位顧大人是個聰明人,不然也不會……”堅持娶她入門了,聰明人做事還是讓人放心的。

“綠秀,你讓人去各院說一聲,不用姑娘們來請安了,往後有的是機會見麵,外頭風這麼大,我這個做母親的,也不忍心讓他們奔波。”

“再讓青芒親自走一趟,將我給各位姑娘準備的東西也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