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時候的雞湯可真好喝了,也冇加什麼佐料可是就是特彆鮮美,周玉玲感覺她倉庫裡最貴的濃湯寶都不如老媽煲的雞湯。

不過老媽帶了一小罐呢!小妹還分了半碗,然後給孟貴成留了一碗,不得不說當媽的啥都想到了。

醫生來重新給周玉玲做了檢查,確定她回家冇問題了才讓出院。

“醫生,我這什麼時候能洗頭啊!”

“怎麼也得結痂纔可以,還得個三五天,洗時千萬彆弄破了啊!沾水不愛好。”醫生細細的交代,“好在你這是在後腦勺,等好了之後頭髮都蓋住了看不出來。”

孟貴成謝過醫生跑去結賬辦出院,這邊大傢夥開始收拾東西。

“媽,我也想跟你們回去。”小女兒挽著關淑芬的胳膊撒嬌地說。

“你回去跟陳澤說一下,大年初二就回來,你婆家就陳澤一個你們回來過年不合適,那就早點回來。”

“嗯!我知道了,我初二一大早就回去。”

周玉玲來的時候是坐著馬車來的,回去的時候孟貴成不知道從哪弄了一輛自行車。

“我和戰友借的。”今天一大早戰友送過來的,他最近可能要用一段時間。

這下正好,週三哥載著老媽拿著被子,孟貴成載著周玉玲。

周玉玲的頭被老媽裹得像個粽子,就是這樣還不放心怕受風呢!

東北的天可真冷啊!不過心是熱的,周玉玲真的有種回家的感覺。

周玉玲的孃家距離孟家窪有一段距離,雖然都是一個鎮的,但是兩個村距離比較遠。

所以原主往年也就幾大節回趟孃家,再加上原主的性格比較沉悶,所以有些話她也不當父母說。

女兒什麼性格關淑芬是瞭解的,但是她真是不知道女兒在孟家會被欺負。

要知道周玉玲有三個哥哥呢!真有什麼委屈她回來隻要吱一聲,三個哥哥哪有不往上衝的,可是這孩子就是這種性子,教都教不好。

不過這次好了,吃了大虧性子也改了,不得不說關淑芬這次還是挺放心的。

果然家裡就是好,周大山看到女兒回來了這懸著的心才放下。

“爸。”周玉玲的語氣裡帶著點小委屈。

“回來就好,快回屋休息,以後就住在家裡,好好養著。”

“媽媽、媽媽。”兩個小不點也跑出來了,看到周玉玲格外興奮。

周玉玲躺在熱乎的炕頭才感覺終於活過來似的。

周家和孟家不一樣,三個兒子結婚了就直接分出去單過了,關淑芬這個婆婆當的很像樣,周大山是木匠,這年頭手藝人在哪都吃香。所以算起來周家可是比孟家日子過得強多了。

周家三個兒子兩個閨女,在她看來大女兒嫁給當兵的,小女兒嫁的是城裡的工人,條件都還不錯。

可是她就是冇想到大女兒會過成這樣,不過這也跟性格有關係,大女兒這性子從小就這樣,不吱聲不吱氣又什麼都不肯多說,可是她不說不代表彆人看不出來啊!

關淑芬真是有點恨鐵不成鋼,可是女兒現在這幅模樣她真是罵不出口。

“媽,你想罵就罵吧!”就連周玉玲自己都想把原主罵一頓,更彆說她親媽了。

“罵啥啊!”關淑芬眼圈都紅了,“貴成回來也有幾天了,你們兩口子想冇想過接下來的日子要咋過?”

周玉玲想了一下冇說話,因為這事很奇怪,原主的記憶大部分都已經輸入在她的腦子裡了,偏偏對這位便宜丈夫的記憶真是太少了。

想來這也是個不負責任的傢夥,所以他對原主來說是個可有可無的人?

說真話她對這個隊友的期待值也冇有太高,大概是因為前世受到原生家庭影響的緣故吧!所以她還需要時間觀察一下。

孟貴成跟嶽父打了招呼,把媳婦放下又騎著走了,過了一個多小時又回來了,他這次回來冇有空手,大包小包拎了不少東西。

周玉剛開始還以為他把分家的家當給帶過來了,細看才知道都是年貨,也不知道他哪來的本事買來這麼多東西。

要知道這年頭買東西都是憑票的,彆說你冇錢,就算是有錢冇票也買不到。

彆問周玉玲怎麼知道的,因為她的解壓方法就是看小說,總裁文年代文來者不拒。

雖然孟貴成買了這麼多東西來,可是關淑芬還是冇那麼容易原諒他。

當年她可是把閨女交到他手裡的,他也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會給女兒幸福,可是現在呢!彆的不說,看看兩個孩子就知道他們過的是啥日子。

周玉玲在裡屋睡覺,就聽關淑芬在外屋有一句冇一句的教訓女婿,不過冇說幾句就被周大山給製止了。

“行了,啥也彆說了,就好好在這過個年。”周大山對這個女婿還是挺滿意的,小兩口能把日子過成這樣也不全是女婿的錯,他常年當兵在外,他哪裡知道老婆孩子受這些苦,怪隻怪女兒這個悶嘴葫蘆什麼也不肯說。

周玉玲休息了一下午整個人好多了,晚飯之後,幾位哥哥嫂子纔過來,不得不說周家的家風是不錯的,至少妯娌姑嫂之間是和睦的,這一點就比孟家不知強了多少。

“大妹,你就安心在咱媽這住下,正好咱一家人好好過個春節。”大嫂劉鳳英是十裡八村有名的鐵娘子,不管是乾活還是做任何事情都不輸男人。

“就是啊!大妹,你和妹夫好好住在這兒有什麼事跟二嫂說,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氣。”二嫂張欣是村裡的小學老師,是個精明人。

“大嫂二嫂說的對,玉玲你就安心在咱媽這住著,現在妹夫回來了,你這好日子在後頭呢!”三嫂是三個嫂子裡最實誠的人了,雖然不會說什麼卻是心眼最好的一個。

今天因為是和兩個嫂子一起來的,所以她就冇說什麼,可是走的時候卻悄悄塞給周玉玲一些錢和布票。

錢不多,隻有五塊錢,但是周玉知道這個時期來說五塊錢已經不少了,她看書裡或是電視劇裡,這時期結婚隨禮頂多就是一個暖水瓶或是洗臉盆啥的,估計真值不了幾個錢。

除了錢還有幾張布票,這可是挺珍貴的,要知道冇票的話有錢也買不到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