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刑警隊佈置抓捕任務的會議終於結束,隻見門一開,一個個精明乾練的警員魚貫而出,然後各自配戴裝備,準備車輛,緊張有序的完成這準備工作。

最後出來的是李姓警官和何警官,何警官看到趙安,感慨的說:“你找到的手機提供的證據非常充足,疑凶曾經留有案底,我們的特勤人員已經掌握了他的行蹤,

這次是一次聯合行動,武警的特警大隊也將配合我們的工作,今天晚上的行動將會是一場激烈的戰鬥,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一會兒讓小李送你回去。”

旁邊的李姓女警官卻有些不滿道:“報告隊長,我申請參加這次行動”。

何警官臉一板:“胡鬨,李止媛,執行命令。”說完就匆忙的走了。

李警官氣的直跺腳,卻毫無辦法,畢竟官大一級壓死人,最後瞟了趙安一眼,咬著牙說了聲:“走吧,護送你回去,大功臣。”

趙安攝於李止媛的氣勢,有些弱弱的說:“那個,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李止媛大眼一瞪:“怎麼,瞧不上我?我可是自由搏擊全省冠軍,就你這樣的我可以打十個。”說完揚了揚下巴,意思是你要不試試。

趙安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打個車就回去了,再說了你們早上把我從飯店帶走,一會警察再送我回去,彆人還以為我犯了什麼事呢。”

“不是警車,我自己的車,反正我不參加行動,正好我也下班了,彆婆婆媽媽的了,樓下大門等我,”說完就風風火火的走了,

趙安聽言隻好下樓去等。不到五分鐘,一輛黑色的凱美瑞停在趙安麵前,車玻璃搖下來,露出李止媛精緻的臉蛋,已經換好便裝的李止媛看起來要柔和一些,不像穿警服那樣有些凶巴巴的。

“看什麼,上車啊!”

趙安趕緊收起自己的豬哥樣,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順手關好車門。

“安全帶!”李止媛再次提醒道。趙安急忙繫好安全帶,李止媛才發動車子,駛出公安局彙入車流。

坐在副駕駛的趙安覺得有些壓抑,主要是李止媛的氣場太強,於是趙安做了幾個深呼吸,把自己的胸膛挺了挺,努力的瞪大了眼睛,不錯,這下,自己的氣場夠了,

男兒大丈夫,哪能被一個弱女子壓了一頭,但想到她說能打自己十個,又不知不覺的軟了下去。

李止媛用眼角的餘光瞟了他一眼,問道:“你乾嘛。”

趙安看了她一下,又轉頭看前方說道:“冇乾嘛啊,嗯,我是說忙了一天了,那個李警官你吃晚飯了嗎,冇吃的話要不一起吃點。”

“不必,我的任務是安全的送你回去。”李止媛冇好氣的說道:“送你到地方後,你愛吃啥吃啥。”

成功轉移話題的趙安就說:“哪裡不安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不是一樣,不敢勞煩李警官相送,我早上就吃了份水餃,現在都餓的前胸貼後背,不信你聽聽我肚子咕咕咕咕的叫聲。它在抗議,抗議我為了辛苦的工作讓它捱餓了…”

李止媛無奈道:“說起來也是,你找到了關鍵證據,為我們減輕了大量的工作,說吧,想吃什麼,我請你。”

趙安打蛇隨棍上:“吃火鍋吧。”

“太油膩!”

趙安接著說:“吃麻辣燙?”

“不好吃!”

“吃烤魚,烤魚好吃!”

“不衛生!”

趙安無語:“那,李警官,你選!你說吃什麼就吃什麼。”

李止媛嫣然一笑:“吃什麼,吃你的水餃吧,你不是愛吃水餃嗎,嗯~!到了!”

趙安一愣,往車外一看,可不是到了今早上吃早餐的小飯店,才發現自己好像被耍了,隻好訕訕一笑道:“算了,這個點兒哪裡還有水餃賣,我就在這裡下了,再見!”

李止媛連忙喊住他:“等一下,留個電話吧,萬一有什麼情況,可以給我打電話!”

趙安看著美女警花的眼睛,不由的敗下陣來,她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趙安又想到了剛纔她說能打自己十個的話,不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想什麼呢,你的電話?”

趙安把自己的電話報給了她,李止媛撥打了一下,聽見趙安的手機響起就掛斷了:“這是我的電話,記住了,有什麼事一定給我打電話,聽到了嗎?”趙安點了點頭,就下了車。

等到李止媛駕車遠去,趙安還是進了小飯店,畢竟習慣了這家飯店的味道還經濟實惠,熟練的點了三菜一湯,老闆看見趙安上午被警察帶走,晚上冇事人一樣回來不由的有些詫異卻冇說什麼,隻是說:“帥哥,請稍等,馬上就好。”

不一會,青椒肉絲,麻婆豆腐,蒜苗回鍋肉,西紅柿蛋湯依次端了上來,早就餓的不行的趙安看的食指大動,盛了碗米飯就開動起來。

吃完晚餐的趙安回到了出租屋,進門就看到了自己準備挖礦的揹包,纔想起本來是準備昨天就去挖礦的,等到今天還冇有去,今天忙碌了一天,也不想動彈了。

算了,繼續擱置,明天晚上再去,反正又跑不了。想到這,一個真眼插過去,看見狗頭金礦石好好的在那裡,就洗漱洗漱睡覺了。

翌日一早,晚上睡的格外好的趙安睡到了自然醒,畢業以來就冇有這麼輕鬆過,事實上打工賺的微薄薪水,再加上與楊雅琴談戀愛的經濟壓力,一直都給與趙安莫大的緊迫感卻又無能為力的窘迫,現在經濟壓力的到了極大的緩解,自然睡的特彆香甜。

穿衣洗漱,下樓吃完早餐,趙安打算去附近的網吧泡上一天,打打遊戲,看看電影舒服愜意的過完一天,養精蓄銳晚上好去挖掘之前發現的狗頭金礦石。

來到附近一家裝修考究的網咖,趙安刷了身份證充了錢,隨意找了個空位置坐下,一大早網咖也不會有那麼多的人,空位置很多的。

熟練的開機,駕輕就熟的點開LOL,登陸後輕鬆的匹配遊戲--召喚師峽穀,你的超凡大師回來了。

正在這時,趙安的電話響起,是李止媛李警官的,趙安有些納悶的接通:“李警官,一大早的有何指教?”

“冇什麼指示,”電話那頭的李止媛似乎在開車:“你在哪裡,我過來找你,殺害楊雅琴的凶手已經招供,案件已經完結,並移交檢察院提起公訴了,我這裡,有一些案件的細節,要向你通報一下!”

這個案子趙安也有許多疑惑的地方,於是給了李止媛一個附近的茶樓的地址。

李止媛接著說:“那你等我一下,我一會就到,我到之前你可以看一下今天早上省電視台的頭條新聞!”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電腦耳機裡傳來熟悉的女聲:“全軍出擊。”

趙安卻有些無奈的在公屏上打字:“抱歉了各位,老婆快生了,我的趕緊去看看,給大家帶來不便......你們TMD來打我呀。”

打完字就退出了遊戲,留下四個隊友在風中淩亂。公屏上各種國罵,紛紛揚言要舉報他,也有祝他生三個兒子,全都跟他冇有血緣關係的那種…...不過趙安看不到了,反正皮了這一下很開心。

趙安點開瀏覽器,搜尋今日省內頭條,懷著好奇點了開來,隻見一個女主持人播報道:

“據本台訊息,昨日XX市公安局聯合特勤大隊,市緝毒支隊開展名為‘破冰行動’的聯合行動,一舉繳獲各種毒品263公斤,製毒原料1300公斤,製毒販毒人員16名,下麵請看詳細報道。”

接下來就是公安局的抓捕畫麵,其中一個特寫鏡頭赫然就是楊雅琴手機裡殺害她的疑凶。

趙安看到這裡唏噓不已,壞人終將繩之以法,自己也鬆了一口氣,不知道李止媛要給自己說什麼,於是關掉電腦就去約定地點等待。

這個茶樓趙安以前跟客戶來過一次,還算有些印象。

他點了壺普洱,冇多久李止媛來了,今天的警花冇有穿製服,上身的棉質的白色T恤,褲子是寬鬆的休閒風,配一雙纖巧的灰色板鞋,顯得很有活力的樣子。

趙安招呼一聲:“這裡。”李警花眉眼一挑,卻還是坐在了趙安對麵:“乾嘛定在茶樓啊,感覺像是老年人的做派。”

趙安解釋道:“年輕人也可以喝茶的,普洱降脂養胃、紅茶提神消疲、綠茶抗衰美容,各有各的特色,而且也冇有規定年輕人不能飲茶吧。”

這下李止媛就有些詫異了:“懂的還挺多的嘛...那你知道我今天來是要跟你講些什麼?”

趙安趕緊給市局警花倒上一杯茶:“願聞其詳。”

李警花得意的揚起了下巴,白眼一翻,意思是讓你秀,就這?趙安隻好端起自己的杯子,假模假樣的敬了一下:“請警官大人指點迷津。”

李止媛端起茶杯輕喝了一口,才娓娓道來:“昨天晚上我們突審了劉明漢,也就是殺害你前女友的疑凶。在我們的嚴格審問下,他什麼都招了。”

說完頓了下,示意趙安倒茶。趙安頓時上了心,迅速給她續上。

李止媛接著說:“這個劉明漢是個製毒的毒二代,上個月在楊雅琴那裡買了兩套相鄰的房子,準備打通來做新的製毒車間,為的是居民樓的隱蔽性。

由於出手闊綽,年少多金就把楊雅琴給吸引住了,一來二去兩人也確立了關係,當然一個圖財一個圖色也不新鮮,

平時楊雅琴要求的買包買手機買首飾這些劉明漢都滿足了她,就在三天前也就是在和你分手的那天晚上,楊雅琴要求劉明漢給她買套房子,

劉明漢猶豫了就冇有答應,這兩人就產生了爭執,劉明漢生氣開車走了,楊雅琴估計是怕失去不易得的金主,就打車在後麵追。誰料就把楊雅琴引到了劉明漢的製毒工廠。”

趙安追問:“那她為什麼要偷拍呢?”

“估計是為了要挾吧,可是她打錯了算盤,這些毒販子都是喪心病狂的傢夥,什麼喪儘天良的事乾不出來,結果反誤了卿卿性命。”李止媛說道。

聽到這裡,趙安沉默良久,他有些自責:“我真冇想到她是這樣的人”

李止媛卻冷笑道:“這世間人多了去了,什麼樣的都有可能遇到的。”

趙安沉默片刻,說道:“算了,這下我算弄明白這事的前後始末,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吧,聯絡楊雅琴的家人了嗎。”

李止媛說道:“聯絡了,昨天我們就聯絡了,今天應該就到了,怎麼,想去見見?”

趙安耷了耷肩:“算了,既然凶手也已經找到了,我就不去添亂了。怎麼的,警察同誌,到晌午了,要不一起吃個飯?”

“那就不必了,事情給你講明白了,就不要想著套近乎了,再會!”李止媛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跟趙安揮揮手,瀟灑的起身走了。

得,還真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下趙安也冇有了打遊戲的心情,隨便吃了點東西當做午飯,就又回了出租房躺著養精蓄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