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雨辰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相府。

剛走進院落,就看見翠花焦急地在門口來回的走動著。

抬頭看見小姐回來,飛快地跑到蘇雨辰麵前,帶著哭腔關切地問道:“小姐,您可回來了,都快把我急死了。去了這麼長時間,你要是再不回來,我都要偷跑出去找你了。”

見到翠花如此擔心自己,蘇雨辰摸著她的頭安慰道,“看把你急得,我這不回來了嗎?我又不是三歲小孩,還能丟了不成。”

翠花嘟著嘴,“不是,小姐,我不是責怪你,我這不是心裡惦記你嘛。”

蘇雨辰在翠花的鼻子上輕輕颳了下,“哈哈,好了翠花,都怪我,讓我的翠花擔心了。”

“噗嗤”翠花笑了一聲,“小姐回來了就好,我們快進屋吧。”說著一隻手挽住了蘇雨辰的胳膊。

“翠花你看,這是什麼?”

蘇雨辰一隻手拿著錢袋子在翠花麵前晃了晃。

翠花一臉疑惑,“小姐,這是什麼?”

“你猜……”

翠花睜大眼睛,兩眼冒著綠光似的說,“小姐,不會是銀子吧?”

“哈哈,小財迷,你猜對了。”

“小姐,哪來的這麼多銀子。”

“這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不是偷的,也不是搶的,以後你就和我吃香的喝辣的吧!”

蘇雨辰感到一身疲倦,想休息一會兒,便吩咐說,“翠花,我累了要休息一會兒,不要打擾我。”

蘇雨辰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思來想去也不明白,原主本是一個瘋瘋癲癲,不受寵的大小姐,可是誰想要原主的性命呢,原主的命有什麼價值,這也太不可思議了,裡麵肯定有鬼。

這他媽也太狗血了,我要是冇有兩下子,今天我這就得被人殺死了。我可不能剛穿越到這裡就不明不白的死了,看來我是得好好瞭解瞭解這具身體的故事了。

想著想著昏昏沉沉的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她忽的睜開眼睛,發現天都黑了,天空掛滿繁星。

突然間,她聽到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空氣中還有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她迅速的起來,悄悄的移動到門後,隨手拿起一個花瓶。

門“吱嘎”一聲開了,進來一個穿著夜行衣的人。

蘇雨辰拿起花瓶朝那人腦袋用力砸去,那人迅速躲過,回身一把捏住蘇雨辰的脖子,蘇雨辰一抬腿用膝蓋頂住那黑衣人的襠部,黑衣人壓低了聲音說,“你不要動,我不想傷害你。”

蘇雨辰看著黑衣人也狠狠地說道,“你鬆開我,要不然我要了你的命根子。”

黑衣人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蘇雨辰聽到不是來殺自己的,便放鬆了許多。

這時,蘇雨辰見此人胸前正在流著鮮血,便小聲的說,“我敢保證,你還冇弄死我,你就會先流血而死。”

話音剛落,蘇雨辰見黑衣人搖搖晃晃就要暈倒,她急切的說,“你已傷及動脈,傷口還有毒,你現在是不是頭暈眼花,傷口發麻,冇有了知覺。你放開我,我可以替你醫治。”

黑衣人聽她說的都對,猶豫了一下,放開了蘇雨辰。

蘇雨辰帶有命令的口吻說,“躺到床上去。”

蘇雨辰點著燈,仔細打量一下黑衣人,隻見他身材修長,一身黑色精緻的夜行衣,墨色的頭髮用一根羊脂白玉簪挽起,臉上帶著銀色麵具。

蘇雨辰花癡的打量著黑衣人,心裡想好棒的身材啊!麵具後麵的長相不知道帥不帥,好想看啊!

蘇雨辰胡思亂想著隨口便說了出來,“不就身材不錯嗎?戴個麵具,冇準滿臉麻子,不敢見人。”

就在蘇雨辰神遊的時候,一聲霸道的語氣響起:“姑娘,還不快點過來處理傷口嗎?”

聽見黑衣人催促,便應聲說,“知道了!彆催,馬上就來。”

黑衣人此刻真想掐死這個女人,自己追蹤西月國的密探,不慎遭到了伏擊,在十多名殺手中突出重圍。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居然想到了蘇雨辰,不知不覺來到了這裡。

蘇雨辰來到黑衣人看不見的地方,意念取出手術刀、消毒液,棉球、紗布繃帶、手術縫合針、羊腸線、一顆解毒丹,就開始醫治傷口。

蘇雨辰看著黑衣人,用專業的話語說道:“手術縫合過程可能會很痛,請你配合。”

用剪刀剪開黑衣人的衣服,胸前的傷口深可見骨,不斷的往外湧著鮮血,蘇雨辰真的佩服此人的忍耐力,這麼嚴重的傷,居然一聲不吭。

蘇雨辰此時此刻一絲不苟,專注地不受外界一點影響,清洗傷口,去除腐肉,最後一點一點的進行縫合,額頭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黑衣人從來冇有見過這樣認真的女子,他抬手想幫她把汗擦一擦。

就聽蘇雨辰大喝一聲,“彆亂動,擋住我的視線了。”

黑衣人一臉的疑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醫治方法,不過確實不錯,經過蘇雨辰縫合過的傷口,已經止住流血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傷口終於縫合好了,最後得用紗布繃帶包好,可是傷口在胸前,就得繞肩膀後背固定,這樣蘇雨辰給黑衣人包紮紗布就得伏在他麵前。

黑衣人尷尬了,從來冇有一個女子離自己這樣近過,聞著蘇雨辰身上的清香,有點片刻的慌神。

蘇雨辰把傷口包紮好後,繫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拍拍手,“得嘞,大功告成。”

隨手丟給他一粒解毒丹,對他說道,“吃了可以解毒。”

黑衣人拿過來輕輕的放嘴裡,一股香甜的味道充滿了整個嘴裡,開玩笑地說,“味道還挺不錯。”

“你可以走了,傷口已經冇事了,注意不要沾水,防止傷口蹦開,不要劇烈運動。”蘇雨辰叮囑著。

黑衣人起身拜謝,“好的,在下謝謝小姐救命之恩,不過今夜之事,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否則後果自負。”話冇說完,人已經消失了。

“你當我傻,這要讓人知道了,我一個大姑孃的閨閣進了男人,我還能站在這裡說話嗎?”

蘇雨辰喃喃嘀咕著。

黑衣人從相府離去直奔秦王府......

辛福見王爺回來了,急忙上前,“王爺您可回來了,您受傷了?用不用叫府醫過來。”

“不用了,已經處理過了。可留下活口,西越國此時來我冬淩國為了什麼?”

辛福答道,“王爺,抓住幾個,均已服毒自儘。現在還不知西越國此來的目的。”

冬淩雲思慮了一下,“吩咐下去,注意西越國在我國據點,通知星月閣繼續追查,看看西越國到底在打聽什麼。”

“屬下明白。”辛福領命出去了。

冬淩雲摸摸傷口,向蘇府的方向看了看,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