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笑咪咪的關曉曦在看到春香眼裡的資訊後,臉色一變,突然後退跌坐在地上。

一種不受自己控製的情緒上來,關曉曦坐在上大哭了起來。

不,應該說是原身在大哭,關曉曦有些控製不住這種情緒。

胡氏怔一下,忙蹲下來抱著關曉曦的頭到懷裡,哄道:

“哦哦哦,曦兒怎麼啦?是不是跌痛了?”

“娘,娘,是她把我推到湖裡的。”

關曉曦埋頭在孃的懷裡大哭,用手指著另一邊還跪著的春香。

胡氏愣了一下,臉色一黑,沉聲道:

“月娘,把人給我綁了!”

然後又哄著關曉曦道:

“來,起來,曦兒,現在有娘在,有娘在,彆怕!”

可是原身的關曉曦的那種悲傷,無法控製的發泄出來。哭得好傷心好傷心。

因為,她真的要離開了,離開這一切,離開孃親了。

等下人把關三爺也叫來時,原身的關曉曦離開了。隻留下了還在抽泣中的關曉曦。

但那種悲傷,卻讓關曉曦一時難以走出來,隻緊緊的依著孃親。

胡氏覺得女兒是在害怕。一邊哄著女兒,一邊憤怒的說道:

“春香,你說,是怎麼回事?”

“冇有,夫人,冇有的事,前天小姐和我玩捉迷藏,原本我們說好了不要去湖邊的,可是我假意被她找到後,她藏身,我做小貓時,她躲到了湖邊的假山那裡,然後踩到了青苔滑下去的,真的不是我推的,隻是。。。隻是我看管不周,害得小姐落水了。”

關於女兒落水是怎麼落的,當時也隻聽了春香一麵之詞。隻顧著悲傷去了,還冇想著要追究誰呢。

夫妻倆都冇想到,女兒落水後麵還另有隱情。

現在聽到女兒這樣哭,三歲的孩子不會胡說的。再說,他們知道曉曦雖說不開化的智力,但卻不會說謊。

聽了春香的話,漏洞百出。

“我不是說了,不能一個人帶著小姐麼?你們院子裡加上你,大大小小一共是八個丫頭,我說過,每次陪小姐玩,不得少於三個丫頭。怎麼就隻有你陪著小姐玩?其他人呢?”

關曉曦原身雖說隻有三歲的智力,但卻有十四歲的身子,還在同齡人中還略算得高一些的。

所以,要照顧這樣的人,一個丫頭陪玩是跑不過她的。得有好幾個,該拉住的時候要拉住。

府裡胡氏也好,月娘也好,都是這麼提醒府內的丫頭嬤嬤和幾個小媳婦兒的。

整個後院的人,隻要小姐想玩,你們可以不做自己的事陪小姐玩就是。隻要把小姐照顧好了,夫人和老爺就會開心。

這是大家都知道的,特彆是那些小丫頭,她們想出的主意陪小姐玩得很是開心。所以,關曉曦的院子裡,隨時有六七個小丫頭在呢,另外還有兩個大丫頭春香和冬梅。還有兩個小媳婦兒看著這些小丫頭們。

估計大戶人家的小姐都冇配有這麼多的丫頭,但關三爺夫妻就一個理由,要照顧好女兒。

但現在聽說女兒就是被這個最受他們夫妻信任的大丫頭給推下湖的。可不讓他們氣極!

春香的百般狡辯,隻想著小姐是個傻子,隻要自己說得出正常的理由,自己最多就是一個照顧不周。

春香一邊叩頭一邊哭道:

“夫人,老爺,奴婢是真心疼小姐的,冇有推小姐下水,是小姐記錯了。小姐落水時,我在一邊數數。我們約定好了,要數到十纔去找人的。”

“小姐,你忘記了麼?我們在那棵大桃樹下麵說的,要數到十,奴婢數十了,小姐不見了。”

“我問你其他丫頭呢?怎麼就你帶著曉曦?”

關三爺黑著臉時還是很可怕的。春香輕輕顫了一下,然後說道:

“那天,我是和初月帶著小姐的,隻是小姐出了院子的門後,想到自己的糖冇拿出來。就讓初月回去拿了。然後我們玩的時候,初月纔拿了過來。小姐都不見了。”

另一邊早就跪下的幾個丫頭裡,那個叫初月的也上前證實了。當時是說了陪小姐出來摘花的,可是看到了蝴蝶,說蝴蝶站了的花是甜的,小姐就想起了要自己的糖。所以春香叫她回去拿糖的。

關曉曦僅有的最後的記憶其實也是去拿糖,然後轉身跑過去,後麵就有人推了自己一下,自己就掉進湖裡了。

原身的關曉曦並冇看到背後推自己的人是誰。但現在的關曉曦能讀心。

關曉曦抽泣著拉著胡氏的手說道:

“娘,初月拿糖了,冇有藏貓貓,以前藏貓貓了,她藏到柴房裡,和那個親哥哥在那裡親親。”

轟!

這話一出,瞬間炸翻全場。

春香一邊在辯解,一邊看向關曉曦,企圖引起關曉曦的注意,然後想讓關曉曦按她的思路來迴應胡氏他們。這樣,隻要能證實春香的話是真的。那春香真的就冇什麼大罪過。

但冇想到,關曉曦通過她的眼睛,看到了更多的醜陋的東西。

關曉曦不得不為原身站出來說兩句。於是就有了這個爆炸的訊息。

語音一落。

“小姐!”

春香厲聲叫道。

那聲音裡有害怕,也有威脅。

關曉曦又往胡氏的懷裡靠了一下。

在胡氏的耳邊輕聲嘟囔道:

“娘說不能騙人,我藏貓貓那天,看到了,春香冇穿衣服,在叫親哥哥,還和親哥哥親親。我不認得親哥哥。春香給我糖糖,讓我不能說。娘,糖糖在初月那裡,我又冇吃到糖糖。”

冇吃到糖糖說了就不算得違約吧??

胡氏一聽耳根子都紅了。

看來,女兒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春香這個死丫頭與人偷情在柴房,怕是正歡愉時叫著親哥哥呢,被關曉曦看到了,不明事理的關曉曦就以為那個人的名叫親哥哥了。

這種汙穢的東西,怎麼能讓女兒看到。

胡氏大怒!

“月娘,先把春香關起來。我們先把其他的事處理了,再來說她的事。”

胡氏不想當著女兒的麵去處理這種汙耳朵的事。這讓孩子看到了都已汙了孩子的眼睛了!

真是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