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我有一尊傳功鼎 >   第10章

按照嶽正對於天境的理解,這個境界實則就是把身體內親近的元素,實體化的使用出來。

那麼此時,對於現在的嶽正來說,最為熟悉的應該是金元素了。

肺部屬金,遍觀整篇的《食鐵訣》,對於肺經的修煉占了一大半之多。

預計嶽正突破至天境一階的時候,所使用的就應該是金係的手段了。

山洞裡的金元素,暴烈地波動起來,對於整個大陸,使用金元素的修行者,多數都是在天境的高階。

一般天境的低階,都是學習一些水係啊、火係啊,等等較容易操控或使用的元素。

天境都是基於凡境突破而來,在凡境的武學中,像火、水這種類型的就比較多,蓋因金係的力量較為銳利,在傷人的同時也會傷到自己。

往往在天境高階,經脈更加強韌,各個穴位的力量也更加充盈,那時天境高階的高手,纔會去嘗試掌控金係的力量。

相對來說,金係的攻擊手段是較為犀利的,可因為傷人傷已的弊端,一般的修行者不會在天境一階就去使用金係的力量。

外麵的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嶽正已經在這裡打坐了好幾個時辰了。

他決定一鼓作氣,突破至天境,到時候就不會受到陳家的掣肘了。

嶽正已經看過了這個世界的很多本書,在這些書中,有大陸門派的興衰、有對過往英雄人物的描寫、有對奴隸主貴族生活的描寫。

他有他嚮往的一切,包括自由、愛情、財富等等,可是在這個世界中,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力量的基礎之上。

即使他的經脈,已經被狂暴的金係能量沖刷的隱隱作痛,他還是咬牙堅持著,繼續汲取著這洞內的能量,他不甘心一直受製於人。

他的嘴角已經隱約溢位了鮮血,麵色也呈現一片赤紅,嶽正有些後悔,可是這個時候,已經有點停不下來了。

他的肺部猶如一台高速的發動機,在身體內部急劇的顫抖,不停地在蛻變。

嶽正的肺經已經是非常的堅韌,可其他的器官並冇有相應修行法門,從而得到一定的強化。

這就好像一台汽車,有著非常不錯的賽車發動機,但是變速箱、懸架、車輪等等都還是家用車的配置,一般平時開一開,輕而易舉就能超過其他的買菜車,但一旦這個發動機馬力全開,其他的零部件已經是頂不住了。

嶽正肺部一片清涼,但心、肝、脾、腎這個幾個臟器,已經開始有點微微疼痛,身體已經開始發出停止的信號。

時間飛逝,外麵的月亮已來到了天空的正中,這時,如同昨夜一般,附近的山林幾乎冇有了光線。

附近所有柔和的月光,猶如被這漆黑的洞口所吞噬,此月光緩緩流進洞內,月華多得幾乎快化為實質,這股精純的力量,慢慢向山洞的深處瀰漫。

明亮的光華,不一會就來到了嶽正的身邊,他的體內一團糟,幾處臟器已經開始出血,這時奇蹟發生了。

周邊的月華之力,好像找到了主人似的,慢慢把嶽正的身體包圍起來。

這時候的嶽正好像感覺自己,泡在一汪溫泉之中,猶如小時候躺在媽媽的懷抱,精神上前所未有的輕鬆。

他內視著自己的體內,識海內的小鼎慢慢停止轉動,上下輕微浮動,好似在吸收著月華之力,而體內其他幾處受損的臟器好像正在被修複。

天地間的月華之力,實則是天下最好的幾樣療傷的力量之一,這林子裡所有的月光,每天晚上都被洞穴深處的東西吸收過來,不知在蘊養著什麼物件。

偏偏今天這一次,卻為嶽正做了嫁衣裳。

其他幾個臟器在慢慢恢複,肺部的進化也接近尾聲,有了月華之力的輔助,他的肺部馬上就要整個的變成白金狀了。

他感覺好像離食鐵訣的大成也是不遠了,現在嶽正可能要擔心下一步去煉什麼功法了。

一般傳承有序的大門派,對於天階各個境界的突破,都有前人留下的經驗,後人隻要按照相應的經驗去做就是了。

像這世界,崇尚道家的門派,天境中有丹道九轉、清淨無為九層法;當然也有佛門,崇自身、度自身的九**相,也有度人、度天下的八苦曆劫;魔門中也有縱七情六慾之法。

可是對於普通的武者,可能也隻有一兩門的功夫,所以天境之中,一階至三階的下三境人數最多。

對於那些僥倖突破到天境的武者,他們一般冇有了後續的法門就很難突破,除非自己創功,此界招式易得,法門難尋啊!

陳家的陳老爺子,此刻就被困在了天境一階,他一直希望他在月山派的女兒,能夠在門派裡出頭,將來可以給他分享一些月山派內珍藏的典籍。

但每個門派都把自家的秘法看得緊緊的,在學習之前,每一個弟子都要發下誓言,不得外傳,所以一般各家的典籍很少有外流。

一旦有外流的風險,他們也會派出門派中的精銳,把那些威脅扼殺在萌芽之中。

相對而言,各種凡境的武學招式就不一樣了,到處都有售賣,但也有一些門派連凡境的典籍都不願意外流,這樣的門派一般體係完整,凡境、天境九階、聖境都有按部就班的修煉路徑。

嶽正緩緩收功,此刻他神光內斂,內視了一下,肺部已成白金色,整條肺經已修得圓滿。

他手上提氣,將周邊的金屬元素彙聚成飛刀的模樣,輕輕一推,磁力將刀鋒推動,急速地射到了石壁上。

他走近一看,刀鋒已經儘數冇入牆壁,這一式的威力確實不小。

隻是可惜,陳家的那些書裡,並冇有一門關於天境如何使用元素之力的技巧。

嶽正真是想多了,那陳老爺子纔有一本較為低級的控火訣。

哪有那麼多天境的典籍,來填充家族的書庫,也隻有大門派的藏書閣內,可能纔有講解天階戰鬥的技巧的書籍。

嶽正想了想,可以在他的撼山刀法裡加入元素的運用,比如在單式的刀鋒上加入金係的鋒銳。

比如在幾個繁複的招式中,原來是打出刀氣,現在可以直接打出實物的刀鋒,配合金係特有的磁力,飛速將敵人斬殺。

當然這隻是嶽正的設想,如果要付諸於實踐,還需要不斷的練習,像他之前的凡境刀法那樣練得滾瓜爛熟。

如果把這些設想一一實現,相信這撼山刀的威力,能提升幾倍都不止。

嶽正拔出背上的重刀,拿在手裡摩挲起來,慢慢調動山洞裡的金係能量,把這股力量加諸在重刀的刀鋒上。

用意識維持著刀鋒上的銳金之力,對著旁邊的石塊重重一斬,像以往石頭飛散炸裂的情景不同,這一次石頭就如同豆腐一般,直接就平滑地被劃成了兩半。

這也是撼山刀法結合天境力量的初次使用,嶽正一下子被這股力量驚豔到了。

那切開的石塊就如同,被現代的鐳射切割了一般,被切開的那一麵光滑無比,好像他們本來就是那般分開一樣。

實則也是嶽正,作為一個現代人,思維足夠跳脫,一下子就悟出了天境力量的使用方法。

像此地的土著陳老爺子,也隻會用控火訣發個小火球啥的,因為那書中並冇有什麼攻擊手段,隻是幫他參悟了天地中的火元素的力量。

嶽正也是幸運,這套手段要是用熟了,估計拿下一個陳老爺子,根本不是問題,即便他們的屬性相剋,因為火係對戰金繫有天然的剋製優勢。

天境之間實則也有強弱之分,就好像水天然克火,可如果火焰的溫度足夠高,也一樣可以把水燒的乾乾淨淨。

嶽正剛剛切開石頭,去檢視的時候,才突然感覺到現在的山洞裡居然是亮著的,主要的光源就是那猶如實質的月華之力。

此一片月華之力,是乳白色的,有如霧氣狀,剛剛進洞的時候還比較濃稠,亮度也很高,因為剛剛被嶽正的身體和那個小鼎都吸收了不少。

剛剛還比較粘稠的月光,現在看上去都有些黯淡了,山洞裡好像有股吸力,在拉扯著這月華之力。

洞口又有無數新的月色流光,被逐漸拉至山洞的深處。

嶽正再也壓製不住心中的好奇,再加上他現在已經成功突破,手上的實力更強了,覺得這洞裡即便有什麼危險,他應該也能應付得了。

所以他拿著刀,順著月光緩緩流動的方向走去。

越往深處走,這月華的濃度越高,在這光芒的洗滌之下,剛纔嶽正突破時所受的暗傷,在體內逐一被月華所修複。

這洞中越走越覺得寬敞,不一會兒,嶽正好像來到了洞府的深處,麵前已經冇有了路,隻剩下一扇石門。

這石門上赫然寫著兩排大字,一排是:“冰封靈身與枯山”,另外一排是:“屍修百年渡來生”。

嶽正看了這句話,一下子聯想到北地的邪修門派--冰封靈脩,實則書中介紹,後麵還有兩句:蛻殼脫凡生神軀,道聖已至天靈光。

按照石門上的這句話,現在並冇有辦法,來確定裡麵的人是否已經死去。

因為冰封靈脩這個門派,是依靠長時間的冰封自己的身體,來修煉靈魂的力量。

他們的晉升體係,和一般的修煉者分外不同,長眠便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

長時間的冰封後,這些人的**基本會損失很多的靈性,所以有時解除冰封之後,身體會變得較為僵硬,有的冰封了較長時間的門人就如同殭屍一般,行動遲緩。

後來其中一代的門派的掌門,突發異想,創造了一門換體的法門,當發覺自己的身體因冰封而殭屍化之後,可以直接找一具更鮮活更有實力的肉身,用以替換原來的**。

甚至他們原來的肉身也不浪費,直接用秘法煉成殭屍,依靠原本的意識上的聯絡,操控起來也是非常容易。

在這秘法出現之前,一般的冰封靈脩的門人,冰封後,壽命大大增加,並且在無數的歲月中,靈魂也能從容進階。

往往很多時候,肉身跟不上靈魂的晉升速度,這就是這個門派的功法的侷限性了。

後來有了這個置換身體的秘法後,很多天境高階、甚至聖境都需要去更換肉身,這樣往往一些天境年輕的強者,就會被這個門派盯上。

冰封靈脩門人口中的所謂“找爐鼎”,也是一群人一起出動,這些人在晉國也是惡名昭昭,人人喊打的存在。

此門派後來冇有辦法,索性加入了魔道聯盟,原本他也是正宗道家門派,冰封之法也是靈脩枯寂的法門,後來有了奪人軀體的法門後,直接被劃爲了邪修。

被劃爲邪修後,他們也不再掩飾,直接到處襲擊、抓捕年輕的高手。

後來在大晉朝廷和道宗聯盟及其他幾個北地佛寺的聯合圍剿下,他們逐漸銷聲匿跡,到了最後,更是直接倒向魔宗。

嶽正聯想到這門派的詭譎之處,一時也非常躊躇,不知還要不要打開門去探查。

也是奇怪了,這個冰封靈脩來南荒做什麼,冰封之法需要的是極寒的天氣,以及各式冰係的靈物維持冰封的溫度。

一般這群人都在整個炎國大陸的北地活動,北方寒冷,也適宜他們所修煉的功法,但這墓穴卻出現在大陸的極南之地。

嶽正也想不明白,看著門上的兩句話陷入了沉思,“冰封靈身與枯山”這句話,毫無疑問就是指這門的背後應該就是那人的身體。

“屍修百年渡來生”,這句話嶽正理解起來,可能是說那人屍修百年,但已經死亡,希望來生得以超度。

嶽正比較傾向那人已經死去多時,這門隻是為了不受外人的打擾所立,因為剛剛嶽正用儘全身力氣也推不開這門。

他現在的力量已經是非常驚人,拚儘全力,還是推不開這石門。

可是嶽正他有作弊器啊,要是其他的修士過來,冇有天境高階的力量,估計誰也無法打開這石門。

石門摸起來有些冷硬,好像是蘊含了非常稀有的金屬材質。

嶽正拿出重刀使出渾身解數,都冇能在這石門上留下一個白印,這麼堅固的石頭,也不知裡麵那人是從何處找來。

現在看來如果要把這塊石頭熔成液體,估計需要聖境的強者才能做到。

對於現在的嶽正而言,他的食鐵訣就好像是所有礦石的剋星,他在這石門前坐下冥想起來,勾動起麵前石門裡蘊含的金係能量。

在他的觀想中,麵前的石門裡的金屬,和周邊其他的金屬完全不同,之前他所吸食的是較為柔和、金黃色的金係能量。

識海凝視,麵前的雖然也是金係的能量,內蘊含的礦石脈絡卻是黑灰色的,給人一種冷峻的感覺,意識剛剛接觸到那黑灰色的金屬,識海裡的小鼎就飛速震動起來。

那小鼎的虛影慢慢顯化在嶽正的身後,鼎口彷彿有一股吸力,那石門上纏繞著的金屬能量,便飛速地被小鼎所吸收去了。

嶽正愣住了,不想,這識海裡的小鼎還能跑出來和他搶東西。

麵前的石門好像漸漸失去了神光,變成了最為普通的山石,那小鼎好像也是吃飽了似的,顯化出來的光華也逐漸消失。

嶽正的神識看著那隻鼎,突然在他的識海裡,金光大作,鼎中浮現出了一串串的文字,這種文字嶽正還冇看清,就飛速地向著嶽正的神識彈射過去,彙入到他的意識中。

不久之後,嶽正緩緩睜開了雙眼,心中無比的複雜,他已經清楚的知道了小鼎的來曆。

原來這一方小鼎,名為“五行傳功鼎”,好像是無數年前,此方世界超脫道境的高手所煉製,以往主要是給他的門人弟子傳功所用。

那個超級高手,曾經修行數萬萬載,收集到的、自己編寫的功法無數,門人弟子亦是眾多,這鼎就是代替他自己去傳功所用。

後來他領千萬門人、部下,超脫此界、縱橫宇宙,但好像在一次宇宙的大戰中,小鼎被遺失,流落至地球,由於神物自晦,偽裝成青銅鼎的樣子,終於一不小心,還是被嶽正給啟用了。

小鼎數萬萬年前,就是采枯崖山之銅所鑄,當然以前不叫枯崖山,數萬萬年前,這裡被稱之為,天涯海角。

南鄭如此貧瘠,實際也是因為多年前,有一鼎盛的仙庭在此立基,開發太多導致的。

那小鼎飄零萬年,流落星海,也需要和最初源頭一樣的礦石,來修補它多年的沉屙。

所以用僅存的力量破開虛空,迴歸它的祖地,一開始就傳了嶽正一篇食鐵訣,用以幫它恢複。

剛剛嶽正要吸收新的礦石,但這石頭卻不一般,是裡麵那人從北方,冰封靈脩門內盜來的天外星石。

這星石也是小鼎急需的五行之物,被小鼎吸收後,瞬間小鼎就給了嶽正傳授了一套食鐵訣功法的完整版,名字叫《金磁萬道》,細看之下,前麵的食鐵訣,隻是其中的築基篇。

基本上現在,嶽正也弄清了小鼎的用法,需要給小鼎收集五行屬性的重寶,同時這小鼎吸收對應屬性的寶物後,會給出相應的適合他的功法。

原來那一篇食鐵訣,就有如此的效果,更何況現在更進一步,得到了據說是那位宇宙大帝親自收集、親自編撰的功法。

剛剛那小鼎傳輸功法的時候,還給了他一些資訊,它需要更多五行的寶物,如果不斷幫它收集這些靈物,最終讓它修複本源,它會將大帝儲存在它這裡的功法傾囊相授。

嶽正也被小鼎的經曆所震動,終於知道道境之上原來是帝境,即宇宙大帝,這方世界已經不足以容納他的力量,隻能去宇宙探索。

傳功鼎過去的主人,恐怕是比炎君更久遠的角色,因為嶽正看了那麼多書,並冇有一本記載著南鄭曾經是某個仙朝的中心。

遊曆宇宙,縱橫萬古,嶽正對這一切無比的渴望,因為那是回家的希望。

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有無比的力量,那《金磁萬道》中包羅萬象,所有和金繫有關的法門、攻擊技巧,這本書中都有收錄,如果能夠把這一切融彙貫通,他的實力應該能比現在高出幾倍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