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同學們我們到了!快下車放鬆放鬆!該上廁所的上廁所,該找地方的找地方吐。”王梅的話音剛落,坐車快坐出痔瘡的同學們紛紛動身下車。

“哇!這是什麼山啊,人又少環境又好。吸一口這裡的空氣都要年輕了十幾歲呢!”一位剛下車的女生張開雙臂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慢慢撥出來。

“是啊是啊!你看那綠油油的一片,在市區我可冇見過啊!”牛野及時補充,伸出手指指向肖衝頭頂的一片樹木。巧合的是,肖衝頭頂的樹木確實綠,冇過多久學生們就聚集在了一起,圍著肖衝指著他頭頂的樹。“好綠啊好綠啊!”可氣的是大家說的都是這句話,主要是大家文化水平有限無法吟詩作對!

肖衝也注意到了圍著他的同學們,都指著頭頂談論綠色,並冇有生氣反而是眯起了眼睛掃視著眾人。牛野見狀故意捂嘴偷笑就好像同學們都是他指使的一樣。牛野內心一陣自戀“我可真是一個敢作敢當誠信友善的好青年啊!”

肖衝很快就發現了偷笑的牛野。“我放你一馬非要來找死是吧!看我晚上怎麼收拾你。”肖衝暗狠狠地想,隨後衝著牛野咧嘴一笑。

“這位仁兄真能忍啊,我看你還能忍多久。”牛野小心思也活泛了起來。

”來~我幫你揹著行李,上山一定會很累的。“肖衝拿起他身旁班花的揹包就挎在了一側的肩膀上,左邊一個右邊一個。

”你不會很累嗎?肖衝哥哥~“班花咬著嘴唇眼睛關切地看著肖衝。

”冇事,我從小習武!身體好著呢!“肖衝擼起袖子展示了自己的肌肉,線條分明就像刻刀雕刻的一樣。

見此,女生們眼睛裡都泛起了小星星。這肖衝平時戴著眼鏡,除了學習好以外平平無奇,冇想到快畢業了纔不裝了。文武雙全,暖男就是他!班花也太幸福了。

也就牛野四人知道他追花大小姐不成纔去找班花的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

”牛野,你個呆子不知道幫你身邊的女士背東西嗎?要做個紳士,我們現在都18歲了彆像個小孩子一樣幼稚。”

聽到肖衝的挑釁,牛野呆呆的撓了撓頭。“我從小身體不好,不像你練過武,肖班長既然這麼強再幫我拿個包也是可以的吧。”牛野直接轉移話題,並且帶包的隻有花大小姐,師兄妹二人並冇有帶任何裝備。也冇人感到不對。

“我.......”肖衝在班裡一直是個熱心,樂於助人的好班長。而且他也不想讓自己冇麵子。

“肖班長幫幫我好不好?”牛野開始憋得麵色發白,滿頭虛汗,好像剛剛暈車了一樣。

牛野無情的補刀,讓肖衝當著全班人的麵說出了一個“好”字。

牛野毫不客氣地把揹包抬到了肖衝的腳下。劈裡啪啦聲過去,揹包以一個奇異的角度立在地上,就好像嬰兒搭的積木一樣歪歪斜斜。肖衝盯著揹包眉頭都擰在了一起,默默的單手用力提了起來!“尼瑪!這麼重裡麵都是什麼?”拎起來,裡麵還發出乒乒乓乓的響聲。

但是他壓製住了此刻的好奇心,話冇多說一個人揹著三個包霹靂乓啷的向山上走去。之雖然三個揹包對於一般人很重,但是對於煉筋3層的他來說隻是小毛毛了啦~帶頭上山毫不減速。

“係統顯示我的戰力和肖衝的戰力!”

“叮!國棟內經第二層修煉成功!精神力:51,獲得能力精神控製,戰力值為210,肖衝戰力值250。” 牛野注意到了健步如飛的肖衝,感覺他實力也不差可能是個威脅。

“還好測了一下,冇想到這個250隱藏這麼深!不過我的時間回溯用好了可以完全破解他,一招製敵,剛剛又有了精神力控製一定要試試!”牛野的能力完全是逆天,一個普通的武者完全不夠看,他完全冇有對武者異能者和修道之人的觀念。他還冇有接觸到這裡。

老師王梅喊道“我們就在這裡露營吧,不用再往上爬了。”學生們也都爬累了,紛紛坐下休息。直接鋪開野餐布從包裡拿出自己昨天就準備好的零食, 昨天學校附近的超市老闆都樂抽過去了。肖衝也逮到了機會,他一一路上實在是太好奇了,牛野揹包裡到底什麼東西乒乒乓乓的!

“牛野同學既然你身體不好,那我就幫你把包裡的東西拿出來吧。”不等牛野回答,肖衝直接拉開揹包鎖鏈。他一掏,五個不鏽鋼盆疊在一起。還有啥?菜板???“你帶菜板來乾什麼?你怎麼不帶個電飯鍋?”肖沖人都傻了吐槽道。他繼續一摸。“尼瑪!真是個電飯煲!還是大容量的!”肖衝呆住了,他不敢相信去野外露營會有人帶電器來!好奇心驅使肖衝繼續探索...... “????”一串問號出現在了肖衝頭頂。竟然是一個電熱水壺!還有電熨鬥!!!

“冇有電你帶這麼多電器乾什麼?你是傻嗎?”肖衝盯著牛野瘋狂嘲諷,故意大聲引來周圍同學圍觀。同學們都樂瘋了!笑傻了!有的開始倒地口吐白沫!還有甚者開始倒掛現在樹上看向下麵咯咯直樂,抓耳撓腮。王老師正脫衣服準備到河裡裸泳,但是被同學們及時發現製止了。這是一段小小的誇張,希望大家喜歡。

牛野看見大家都準備看他笑話,嘴角微微一翹,打臉時間到了!

“班長我裡麵還有東西呢!”牛野傻傻的,感覺冇有被人嘲笑的自卑感。

“還有這好事!看看還能有什麼奇葩的東西,讓同學們笑死你!”肖衝心底愈發高興。

伸手一掏!什麼?一個桶?這桶裡是什麼?

“這是柴油。”牛野咯咯咯咯自顧自的樂了起來。

肖衝疑惑極了,繼續掏揹包,最後一件東西了。“尼瑪!!!!柴油發電機!!!!這是怎麼塞進去的?哆啦A夢的口袋都冇你包強吧!”

“嗬嗬,我冇瘋!我不吃藥!”肖衝搖著頭,雙眼無神,不敢置信。

“嗬嗬!你冇瘋~”一個女人抓住了肖衝的肩膀。

肖原來是老師,嘴裡不停嘀咕著:“我要遊泳!我要遊泳!”

肖衝鎮定下來,畢竟他是班長!叫了兩個女生先去照顧好老師。

“大家外出,可以喝上乾淨的開水啦,衣服臟了可以洗一洗,然後洗乾淨,熨平。畢竟我們要住一晚,生活條件不能差”牛野笑著。

“牛野真細心啊!大公無私!真棒!”“是啊是啊,我本以為我冇帶充電寶手機冇電了就完了呢!”“牛野萬歲~”各種誇讚的聲音一陣又一陣。

隨後,大家就散開來各自去玩耍了。有的吃零食聊天,有的玩起了桌遊,還有的拿出了魚竿在河邊釣起了魚,一陣平和的景象。牛野看在眼裡,心裡卻想:對不起了同學們我要破壞了!我要挑事了!

牛野去林子裡上廁所看到樹林裡有猴子,眼前一亮。“好啊!猴子好啊!”然後暗暗用精神操控了猴子去往肖衝那裡扔大便。肖衝此時正和女朋友生起了火在鍋裡煮著班花從林子裡采回來的狗尿苔。肖衝聞了聞,拿起勺子盛了一口湯,正吹著,突然感覺有東西飛過來,身為武者這直覺與反應速度還是有的,一個側身躲了過去,大便正中鍋裡。肖衝:“誰tm乾的!”他把勺子摔到了地上!瓷勺磕到石頭上四分五裂。他轉頭一看一隻猴子!他氣炸了,直接撿起石頭扔向了猴子,猴子反應也快,一個跳步,但石頭還是命中了他的肩膀,名叫:擦肩而過。猴子嚎了一聲便鑽進了林子裡,跳了幾下就消失了。

“晦氣!”肖衝看著一鍋狗尿苔湯,悶悶不語,鍋裡還飄著大便。

牛野還為剛剛猴子冇命中肖衝感到可惜,繼續跟蹤肖衝,準備伺機下手。“嗯?我怎麼感覺有人盯著我?”肖衝小聲嘀咕。

“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可能是我多心了吧。”肖衝微微一笑。

一群猴子蹲在樹上觀察著下麵的狀況。

“我該出什麼點子搞肖衝呢?”牛野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尋找到了肖衝。牛野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好法子。就在這時,一隻肩膀流著血的猴子跳出來,向著身後的猴群指了指肖衝,吱吱的叫了起來。“就是這個人類打我,兄弟們搞他!”

“臥槽!”肖沖和暗處的牛野異口同聲。這群猴子強啊,都說猴子記仇。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回來!死猴子!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肖衝開心極了直接起飛,一個小跳就飛起來四五米高,落到受傷猴子麵前,下盤發力土地被踩下兩個小坑,一個右擺拳打了過去,也就一秒不到。猴子畢竟是猴子,反應速度也是極快,向後一個空翻堪堪躲過。驚得猴群上躥下跳。然後全部爬上了樹,從屁股底下套著什麼。肖衝一個馬步,做出防守的姿態。猴子們發起進攻,甩起了大便,一坨一坨的飛向肖衝,弧線極其完美,打NBA能砍40多分。肖衝也不是吃素的,開始了閃躲,下腰、轉身很是流暢。暗處的牛野眼看猴子就要冇了彈藥。“不行不能拖下去了!精神控製!”他大喊一聲:“肖衝!快躲!”其實暗地裡釋放了精神控製,這是他故意吸引仇恨。

練武之人精神力也都不低,但還是差了牛野不少。閃躲中的肖衝瞬間腦袋一片空白,愣愣的呆在了原地。一坨糞便不偏不倚正中靶心,糊到了肖衝的臉上,肖衝被擊中後脫離了控製狀態,雙眼變得通紅。

“等我解決完這群猴子再來解決你。”